第151章 第一百五十一章_不死的白月光(快穿)
芒果小说网 > 不死的白月光(快穿) > 第151章 第一百五十一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51章 第一百五十一章

  庄抑非在她红润的唇瓣上停留了三秒,有些遗憾地收回视线。

  他快速地处理好手里的鱼,起锅烧油把鱼煎至微黄,再倒入开水,锅里翻滚出奶白色的汤。

  旁边的人早就在他开火的时候就离开了,庄抑非往外面看了一眼,抽空切了盘水果拿了出去。

  “一会儿就能吃饭了,要是饿了可以先吃点水果。”

  循柔转过眼去,有点不适应他的体贴入微,中午专门回来给她做饭不说,怕她饿还先端来了一盘水果。

  庄抑非见她微仰着头,不言不语地看他,他询问道:“不想吃?”

  果盘里切了一个苹果还有一小串葡萄,那一麻袋苹果到现在也没吃完,她一买就买那么多,他理所当然地以为她是因为爱吃。

  循柔摇摇头,“你突然这样体贴,我有点不习惯。”其实也不算特别突然,这些事他之前也会做,但得是她开了口,他才去做,现在不用她开口,他就会主动做好,自觉性上不一样了。

  “慢慢习惯就好了。”庄抑非说完,随即想到什么,没有着急走,他的手撑在她的椅背上,弯下腰看着她的眼睛道:“你觉得我之前很不体贴?”

  她用年龄和身份来拒绝他,但这两样都是既定事实无法改变,那就只能从其他方面入手。

  循柔咬着苹果,含糊地嗯了一声。

  “可以改。”庄抑非道。

  她偏了偏头,两个人的距离有些过近了,已经算是亲密距离,循柔眨了下眼,拿起一颗葡萄喂到他的嘴边,“真是个知错就改的好孩子。来,奖励你一颗葡萄吃。”

  庄抑非垂下眼,张嘴吃下她喂来的葡萄。

  不经意地触碰,循柔飞快地收手,指尖仍然留有一点温热湿濡的触感。

  她拿眼瞅着他,眼中已酝酿起即将得逞的笑意,然而他表情平淡,完全没有她想看到的模样。

  “好吃吗?”循柔轻声问道。

  庄抑非的喉结滚动了两下,咽下嘴里的葡萄,语气平和地道:“挺好吃的,下次多买点。”

  挺好吃的?循柔有点疑惑,这葡萄是她买的,看着好看吃着贼酸。她特地留给他了,结果他没吃,先关怀上她了。

  庄抑非直起身,往厨房走去。

  循柔看了眼果盘,揪下一颗紫葡萄放到唇边轻轻地咬了一下,汁水滑入口中,牙都要酸掉了,她柳眉倒竖,“庄抑非!”

  庄抑非倚着门框轻笑,“你从哪儿买得这么酸的葡萄?”

  循柔语气幽幽地道:“你不是说好吃么?”

  是酸得要命,庄抑非看了看她,但她亲昵地喂过来,也就不是那么难以入口了,再吃几颗也能接受。

  “你喂的。”他转身走进厨房,这种话说起来让人有些不自在。

  循柔反应了一下他这句没头没尾的话,慢吞吞地起身走进厨房。

  庄抑非看了她一眼,见她弯着腰在找东西,“找什么东西?”

  “你忙你的,还能不能吃上饭了?”循柔对厨房的东西不熟悉,一个个地打开橱柜翻看。

  他想帮忙,她还不用他,庄抑非一边顾着锅一把往她那边撇去两眼。

  循柔的腰压得低,因着她此刻弯腰姿势,腰臀的曲线分外显眼,t恤边缘往上翻起,露出一截雪白纤细的腰肢,再往下便是浑圆的翘臀。

  庄抑非视线一扫,便飞快地移开了眼,盯着锅里咕嘟咕嘟的奶白色鱼汤,热气蒸腾,迎面扑来的闷热感。

  循柔抱起榨汁机,走出了厨房。

  片刻后,庄抑非做好了午饭。出来时,正好看到她往榨汁机里扔葡萄,一串葡萄全揪了个干净。

  循柔把果汁倒进了杯子里,贴心地放到他的面前,“我给你做了鲜榨果汁。”

  “谢谢。”但是并不需要。

  “不客气。”

  循柔笑了一下,拿起筷子吃饭,两个人吃饭,他也没做很多,炖了一碗鱼汤还炒了一盘青菜。

  他这厨艺进步不少,比一开始的时候强多了,最起码看起来像样子了,循柔很给面子地多吃了点。

  “怎么不喝?”循柔问道。

  庄抑非说道:“我下午还有考试。”

  循柔语气轻柔,“两者之间有冲突吗?”

  庄抑非看了眼手边略显浑浊的液体,他心想应该是有的,喝完这杯东西,能不能上考场都难说。

  “可能有。”

  循柔端过那杯果汁,卷翘的睫毛蔫哒哒地垂下来,“不想喝就算了,我自己喝,美白着呢。”

  杯口刚碰到唇,他握住了她的手,“给我喝吧。”比她被毒死要好。

  在循柔的注视下,庄抑非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艰难地咽下去,像是在喝浓缩的柠檬汁。

  这都能忍得下,循柔也不难为他,毕竟下午还有考试,对他来说是目前最重要的事。

  她记仇,还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庄抑非记下了这点,这是他第一次追女孩子,只觉得她棘手得很,得跟她慢慢磨。

  从她之前说的那些话里,庄抑非听出她想要的是稳定。比如他那个死去的父亲,人老实,工作稳定,她说来说去只捡着这两点说。

  冲这两点,对方的年纪都能当她爹了,她也愿意嫁。

  庄抑非不想骂她,但想到这些,心里就很不是滋味,既为她感到惋惜,又气她脑子不清醒,还有些他不想承认的嫉妒。

  父亲可以,他为什么不可以?

  年轻该是他的优点而不是她拒绝他的理由,如果她觉得他不够成熟,她可以再等他几年,到那时他会给她想要的稳定生活。

  庄抑非明确了自己的心意才会果断出手,但他不知道怎么让她明白他的认真,而她也说过她不想等他。

  “你看什么?”循柔扬了扬眉。

  庄抑非道:“我明天就考完试了。”

  循柔点头,“我知道。”

  她什么都不知道,庄抑非别开眼,收敛起心神,暂时把这些放到一边,专心地应对考试。

  在考试期间他依然去接送她上下班,下午还好点,大晚上就没法好好休息了。

  在循柔上班的快餐店里,一个女同事正在跟另外一个女同事闲聊,谈起了高考的事情,“现在是特殊时期,就得特殊对待,我表姐家的孩子就是今年高考,为了这事,夫妻俩专门去找大师算过。”

  “是吗?那大师是怎么说的?”这事不稀奇,她知道好多家长都会在找人给孩子看看,有钱的还会请大师给孩子做做法事。

  女同事叹了口气,“你不知道,这事可复杂着呢!人家大师说了,你家孩子要想考得好,就得用山泉水洗脸,那水还得是现接的,不能叫它落了地。”

  “洗个脸还要费这么大事,这不得折腾死人啊?”

  “可不是嘛,但是没法子啊,都是为了孩子。”

  “真去淘换山泉水了?”

  “去了,夫妻俩每天天不亮就去山上接水,都接了两个月了,现在总算是熬出头了。”

  “真是不容易。”

  听到同事之间的谈话,循柔想说他们是不是遇上骗子了,做场文昌法事就能起效的事,愣是提什么山泉水,还不如去庙里拜拜求个心安呢。

  “诶,循柔,你家那个是不是也高考了?”店里的人都知道庄抑非,第一次来接人的时候,就把店里的女同事们给迷住了,后来一打听,才知道是循柔的继子。

  循柔谈起自家孩子,语气中带有几分矜持和骄傲,“嗯,他不用我操心,自己就能安排好。”

  天不亮去接山泉水?那是想都不要想的事。

  “我看出来了,你家那个是真不错,每天都来接你下班,跟你亲着呢。都说后妈不好当,你是怎么跟继子搞好关系的?”女同事好奇地看着循柔,自从循柔到这边做兼职,晚上的生意好了不少,多了很多回头客,好些男生想要她的微信,但她每次都瞅瞅对方,淡淡地来句,我儿子都跟你一样大了。

  这话倒也不假,继子也是儿子,但人们下意识以为是她生的孩子很大了,有不少小伙子在不敢置信眼神中铩羽而归。

  循柔想了想说道:“当然是用伟大的母爱来感化他,人心都是肉长的,他体会到了,自然就跟我亲近了呗。”

  两个女同事从上到下到打量了她一遍,婀娜多姿的身材,腰是腰,屁股是屁股,女人看了都眼热,就是没看出哪里有什么母爱光辉。

  察觉到她们落在她身上的目光,循柔转头看了过去。

  “你那继子可够帅的,你老公也一定长得很帅吧。”女同事觉得循柔肯去给人当小妈,肯定是对方长得够帅,才能把她迷昏了头。

  循柔想了想老庄那张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面容,系统做事不行,这么帅的儿子,父亲也该出众点才对么,“小庄可能随他妈。”

  “来了。”正说着话,旁边的女同事拉了拉她,“来接你了。”

  循柔看了过去,庄抑非正推门进来,两人的视线碰到了一起。

  “我先走了。”循柔跟她们告别,朝庄抑非走去。

  两个人站在一起,分外登对养眼,女同事看到庄抑非自然而然地接过她的包,循柔对他笑了笑,两个人一起出了门。

  明知道这两人不是那种关系,也忍不住想歪。

  “你看到了没?”旁边那个短发的女同事推了推她,“他们绝对有问题。”

  “别乱说,人家循柔有老公。”这话可不能乱说,虽然她心里也有这种想法。

  “不是说人没了么。”人没了就什么都没了,留下一个娇滴滴的小妻子还不是便宜别人,“肥水不流外人田,也算是子承父业了。”

  请知悉本网:https://www.mgxs9.com。芒果小说网手机版:https://m.mgxs9.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