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跑团剧本_我在东京克苏鲁
芒果小说网 > 我在东京克苏鲁 > 第40章 跑团剧本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0章 跑团剧本

  弗兰肯斯坦。

  诞生于人类之手的无畏造物,一个从人类内心释放的怪物。

  你的内心是什么样子,你的弗兰肯斯坦就是什么样子。

  苏启看看剩下的材料,全部用掉。

  算上最开始做的那一个,总共做了5个提线人偶。

  弗兰肯斯坦的造物能力,代价就是材料,不像是消耗身体里的水分,血液那么“硬核”。

  要知道昨天可是给他难受坏了。

  传火连续给两个神龛“布道”,燃血为薪,出血量超大,都快把他榨干了。

  白天友树说他脸色不好,贫血占了很大因素。

  相比之下,弗兰肯斯坦的这个能力需要支付的代价,就亲和多了。

  再在提线木偶上用传火留一些信息,作为使用说明书

  还有理想国的开启时间。

  每周末晚间10点。

  为什么选这个时间?

  因为苏启现在的日程排的很满。

  上学,社团活动,打工,黑门……

  只剩这个时间比较空余。

  做完这些,时间不早,睡觉。

  ……

  梦中深海,1万1千米。

  下沉了1千米。

  虽然比暴沉5千好了些,但变化幅度仍然很大,搞得苏启现在都不想关注这事。

  除了海深,苏启注意到深海里出现了一些其他的东西。

  远处模糊的地方。悬浮着一个巨大的扭曲尸体,背后无尽的锚定线。

  柏拉图。

  苏启心生感应。

  这是神性物理想国的原主。

  他现在正面临一个选择。

  接受这个原主的影响,如同安徒生那样,改变自己的人生,尝试与其对标,成为另一个柏拉图。

  取代他,收纳这个锚定。

  或者,放弃。

  这还用选吗?

  苏启的思维影响下,巨大的尸体渐渐在深海中离他远去,不一会就在昏暗中消失看不见。

  苏启虽然活的比较没脸没皮,没心没肺,但自尊心还挺强的。

  让他活成别人的样子,抛弃自己,扮演另一个人的人生而活。

  他不觉得自己做得来这种事。

  ……

  第二天。

  苏启通勤路上拐去商业区的神龛。

  把昨天制作的提线人偶,放进去两个,设置好触发条件,那个仪式。

  平时是隐藏起来的,进行仪式祈祷可以获得。

  学校神龛也放进去两个。

  总共五个,他自己留下了一个昨天试验的那个。

  ……

  中午午休。

  苏启又感觉到了神龛的感应。

  是那只小白鼠。

  小家伙又在进行仪式。

  同小白鼠对于“神秘”的好奇一样,苏启对于这小家伙的可能性也很期待。

  这小家伙聪明的简直不像动物。

  仪式在进行。

  苏启悄悄的暗中观察着小白鼠。

  神秘的伟大存在之下。

  一段新的信息传递,提线木偶出现在小白鼠面前。

  ……

  小白鼠沉浸在仪式的神秘中,前所未有的学识,世界观,在它面前展开。

  他感觉神秘中,自己好像触及了什么东西。

  睁眼一看。

  一个泛着白光的吊架在它面前。

  从伟大存在感应的神秘学识中,它好像知道这是什么。

  智慧造物,提线怪兽。

  鼠爪触碰吊架。

  基因,思维,灵感……

  小白鼠在养殖厂出生,然后被送到实验室,再之后越狱出逃,和学校里的鼠群打成一片。

  它见过的东西不多,以动物的思维能力和行动能力搭建的世界观,十分简陋,但却拥有着求知欲。

  吊架下一根根提线垂落。

  缓缓生成一个人偶。

  人偶身穿高中男子生校服,如同普通高中生一样身形,但头并不是人类,而是一个大号老鼠头。

  那样子不仔细看,好像顶了个老鼠头套的学生一样。

  鼠头学生一开始行动起来十分怪异,姿势很不协调。

  这就是两脚兽的视角,好高……

  他们为什么用两只脚走路,要摔倒了,要摔倒了……

  小白鼠渐渐熟悉着自己的两脚兽身体,一开始还在不断摔倒,后来很快就学会了掌握平衡。

  继续,使用手,使用五指,尝试爬树,尝试吃东西……

  ……

  暗中观察的苏启,一脸讶然。

  这小白鼠的学习能力好快。

  不过更让他惊讶的是,这小白鼠竟然也能生成人型的人偶。

  弗兰肯斯坦的生成是与使用生物的思维模式,潜意识有所关联的。

  人用,生成人形很正常。

  动物用,一般应该也会生成动物。

  该说是这小白鼠果然有灵性,培养出了更接近人类的思维和潜意识?

  苏启也不清楚,不过确实挺有趣。

  人交谈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似乎是有学生走过来了。

  “鼠头学生”一阵扭曲,消失不见。

  小白鼠背着白光人偶吊架,这个它从仪式中获得的“神秘”,跑走了。

  ……

  苏启见小白鼠离开,去喂了猫,到午休结束,也回了教室。

  下午。

  今天要去律所,不过在那之前,苏启先去了一趟银座黑门俱乐部。

  安徒生给他发了消息,说最近有时间去一趟,有些资料要给他。

  于是他索性今天就来了。

  ……

  迷途的羔羊,重返门之旧印。

  苏启才进来。

  正好看到一个陌生男人和爱丽丝理事谈完话,站起来,系上西装底扣,准备往外走。

  男人整齐一丝不苟的西装,无框眼镜,精英人士打扮。

  西装领口,别着自民党党徽别针。

  苏启想起爱丽丝昨天说的话。

  这个人,来自内阁府?

  爱丽丝谈完事,回了里间办公室。

  “刚才那是?”

  苏启走到正在吧台喝茶看报纸的安徒生旁边,坐下问道。

  “内阁官房长的秘书,白石植人。”

  内阁官房长,内阁总理大臣之下,最重要的阁僚位置,类似于国务卿这样的行政职位。

  内阁官房长的秘书,这么年轻……

  “你别看他年轻,他可是个不得了的角色……正好,叫你过来也是和内阁府的事有关。”

  安徒生转了转手杖,拿过一份资料交给苏启。

  “东京,黑门接洽的官方派系是内阁府,我们这边的委托档案不经过警视厅和国会议院,直接和内阁接洽。”

  “是有新的委托吗?”

  “不算是,只是让他们提供了一些资料,就被拜托关照注意一下。”

  “注意什么?”

  “先驱教会,一个恐怖主义色彩浓郁,由反社会分子组成的宗教组织。”

  安徒生把资料翻开。

  “这里面有关于它们的资料,有大概一百多个疑似先驱教会进行过仪式,或者有准备仪式痕迹的地点。

  我给你画出了三十个,我们分头进行调查,然后上交调查报告……”

  苏启接过资料看了看。

  档案里面,全都是关于鬼神的一些痕迹,仪式和怪异神秘。

  他仔细看了几个档案的详细,考虑了一下。

  理想国的舞台已经搭好,这似乎可以作为一个很好的试水跑团剧本。

  ……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