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犬神咒杀(4/4)_我在东京克苏鲁
芒果小说网 > 我在东京克苏鲁 > 第84章 犬神咒杀(4/4)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84章 犬神咒杀(4/4)

  江户年间。

  夜色,篝火。

  村中宁静,不闻犬声。

  主家的十几个佃户劳工帮衬着,在地上挖了大坑。

  有人牵来家里养了多年的大黄狗。

  身上洗净,毛发梳理顺。

  旁边有阴阳神道士结绳作法,洒落的遍地纸花。

  “大恨大怨,大犬恶杀……”

  邻里有恶人,我当有恶犬,当得以命保养育恩,当得为主杀身成祸。

  佃户劳工们在神道士的咒唱中,把大黄狗丢进坑里,开始埋土。

  一旁的女主人家,看着不忍心,不舍得,开始小声的哭。

  “大恨大怨,大犬恶杀……”

  劳工们填土埋狗,大黄狗在坑里被埋的只剩下个脑袋,正不解的呜呜叫。

  女人们已不忍心看,回了房里,男主人走到近前。

  黄犬被埋在土里,只有头露在外,见主人过来,伸舌头舔舐主人手心,焦急的想从土里出去。

  主人放下一盘吃食,让大黄犬低下头来吃。

  “大恨大怨,大犬恶杀……”

  三声朗朗,神祭咒唱。

  刽子手扎头大刀一挥!

  血涌!

  整个犬头割下,只留血肉断面。

  礼乐起,犬头上神龛,焚香上供。

  取血给家主夫人饮。

  饮血,控咒,成犬神筋。

  犬神祸行,代代庇佑家族。

  ……

  神婆开门进来,重新坐下。

  苏启眉头一皱。

  忽然一种说不出的违和感。

  似乎有什么很别扭的地方。

  ……

  “你们临走之前,让我来给你们卜上一卦,算是这次附送的。”

  神婆一边说着,手中毛笔蘸墨,在面前的秘纸上勾勒出一个仪式阵图。

  说话间,阵图画成,仪式摆好。

  苏启的视野里能看到,随着仪式构成,虚空中突然伸出一只鬼手,扣在了神婆的脑袋上。

  这就是密契者使用鬼神的力量?

  苏启瞥了一眼鬼神仪式的构成,默默记下,虽然阵图复杂,但他记忆力一向很好。

  “卜卦就不用了,我们不信这个。”

  山鲁佐德摇头拒绝。

  神秘者要维系神秘,理所当然会拒绝别人的窥探。

  “事情谈完,我们走了。”

  山鲁佐德说着就收起装有半截振袖的木盒,起身离开。

  她在这里已经拿到线索,再久待也不会有什么收获。

  ……

  苏启和山鲁佐德两人开门离开。

  神婆没机会出声挽留,眉头一皱,手中改笔,又改成了另一种仪式。

  苏启走出门时,感觉身周突然没由来像有一阵凉风刮过,打了个哆嗦。

  不过他没多在意,这又不少见。

  而在神婆画的仪式阵上,出现了一只她看不见的鬼手。

  在阵中放下一枚100円的硬币。

  ……

  天色渐晚。

  苏启和山鲁佐德离开人偶店时。

  时间已经不早了。

  他们是傍晚时候过来的,连等待和谈情报,现在已经晚上8点多了。

  “关于降神会和灵童,我们我什么时候调查?”

  苏启问道。

  现在线索已经直指吉原花柳街,也就是台东区。

  问题就是怎么查,什么时候查。

  “等我的消息吧,这些谤法师比我想象中要麻烦,我们需要一些装备和专业人士的帮助。”

  “专业人士?”

  “一些更了解密契者的专业人士。”

  “我们要去请个和尚吗?”

  “说不定。”

  “……”

  山鲁佐德又叮嘱苏启注意安全,多练习自己今天教他的枪械,格斗技巧。

  分别之后,苏启回家。

  顺道在便利店买些吃的。

  付钱时,因为手机没电了。

  所以拿兜里的现金……

  咦?苏启结账的时候数了数钱。

  虽然平时现金用的不多,但他记忆力好,一般不会记错口袋里有多少钱。

  怎么好像,少了100円?

  ……

  人形町,人偶店。

  神婆烧毁画了仪式阵图的秘纸,手里把玩着100円的硬币。

  身体一阵抖动。

  惊悚的事情发生了。

  神婆的眼睛泛白,背后突然鼓起一个大肉包,然后开始成长变化。

  一个光头男人的身体,从神婆的背后长了出来,然后脱离成个体。

  如同寄生到人体内的异形,破体而出了一般。

  至于神婆,已经破布袋般倒在地上,眼睛泛白,剧烈的喘息了一会。

  很快就没了呼吸,死了。

  “还真是一具不好操控的身体,太老了,连画个传送仪式都费力。”

  光头对于害死了一条人命,脸上毫无负罪感,或者说已经习以为常。

  他推开门走出房间。

  外面一个戴着鸭舌帽的女孩在等。

  女孩名为,犬饲。

  “轮入道,拿到他们的随身物了?”

  光头轮入道,把手里拿着的那枚100円硬币,丢了过去。

  “两个黑门的人,只来得及用传送仪式偷到一个随身物品。”

  “一个就先一个吧,我们可以一个一个杀,那些外来者,显然不懂我们的本土力量。”

  犬饲走到一边画阵。

  十分复杂的一个仪式,摆放了很多怪异的材料进去。

  轮入道在旁边看着忍不住絮叨道:

  “如果那个废柴的宅男能早点找到这个位置,我们拿到灵童大人需要的振袖,就不会有现在这么多麻烦了。”

  犬饲没理轮入道的絮叨,专心把复杂的仪式阵画完,才问道:

  “那个人叫什么名字?”

  “好像是叫……苏启。”

  “罗马音?”

  “应该是汉字写法。”

  犬饲把苏启的名字写到仪式中央,放上那枚100円的硬币,以及早就准备好的照片。

  仪式运转,犬饲的嘴角这才微微翘起,露出了藏着的尖锐虎牙,与咒杀过不知多少人都不会腻的残忍兴奋。

  “抱歉,犬神饿了。”

  ……

  苏启从便利店出来。

  回想自己的钱是在什么时候丢的。

  夜色下,周围人烟渐稀。

  不知何时起,再听不到一点声音。

  空旷的街上,就剩下一个脚步声。

  然后。

  变成了两个。

  苏启不禁浑身打了个寒颤,脚步声是从身后传来的。

  他算了算时间,回过头。

  乌帽子,白狩衣。

  三米见高,犬头人身。

  猩红的血口中流涎欲滴,空洞的眼眶正看着他。

  苏启看的一愣。

  这似乎不像回头鬼的特征,毛发旺盛的,也太野性了。

  可自己好像除了回头什么都没做,这鬼神就进入了进食逻辑……

  噢!

  线索串联。

  苏启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谤法师咒人似乎就需要随身物来着。

  他的100円……是被人偷了!

  苏启正想到这里。

  “唰!”

  面前的犬鬼神,突然如同瞬移一般,向前平移近了一米。

  苏启脸一抽。

  这可……太糟糕了。

  “唰!”

  这个速度很危险。

  “唰!”

  再过来要出事了啊!

  “唰!”

  我警告你别靠近了啊!

  “唰!”

  又近了一米。

  “嗡”一声震动。

  苏启本已经没电的手机屏幕亮了。

  巷口的拐角,一个拿着菜刀的猩红身影出现。

  苏启一捂额头。

  完了,你跑都来不及了。

  “你好,我是玛丽小姐……”

  ……

  “我们在这等就行吗?”

  光头轮入道,无聊的摆弄着人偶店里的人偶。

  犬饲咧着尖牙露出嗜血兴奋的笑。

  “不,我们甚至可以回去好好的睡上一觉,等着看明天新闻上,那个被啃成行为艺术一样的肉块。”

  “那我们为什么还要在这不收工。”

  轮入道把人偶一扔,靠在椅子上腿翘桌子上,无聊透顶。

  “我得在仪式里,我在这里才能与犬神通灵,我才能体会到降神之下通感贯通的快感!”

  犬饲说起这个就兴奋的浑身发热。

  “你知道撕咬猎物的快感么!那种肌肉纤维从牙齿间……咳咳……呕……”

  犬饲的‘进食高潮’戛然而止。

  轮入道听到怪声转头,脸色一变。

  只见犬饲的口中突然开始大量吐血……不,那个量应该叫喷。

  她的身上同时开始出现一个个通透的大窟窿,如同被什么东西凶猛贯穿一样,血已经止不住了。

  上一秒还在以捕食者姿态自居。

  下一秒,已然成为某种不可名状恐惧嘴下的猎物,被啃食的七零八落!

  ……

  “你好,我是玛丽小姐,找不到你,我今天先回去了。”

  一切结束。

  苏启的画皮干裂脱落。

  他看着地上几乎被捅成筛子的鬼神,一个劲摇头。

  你看,说也说不听。

  白给了吧。

  太惨了,太惨了。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